他們在島嶼寫作

臺灣文壇最重量的文學電影

林海音《兩地》

北京城南的英子,到了臺北城南,變成文壇不可或缺的「林先生」。《兩地》從林海音「雙鄉」的特殊身份切入,隨著女兒夏祖麗娓娓道來的聲線,走入她的書桌、生活圈、編輯台,特殊年代裡的風聲鶴唳與擔當,以及那一塊奮力開拓的純文學園圃。

周夢蝶《化城再來人》

《化城再來人》借用佛經典故,以周夢蝶的一天隱喻其一生的風景,從日常映射其思維、修行、寫作,重現武昌街氣氛、書攤的孤獨國,追索病痛帶來的改變與啟發、生命裡的流徙與意義,詩人在紅塵中夢想脫俗,於露電裡捕捉永恆。

余光中《逍遙遊》

歸來了,那曾經遠射天狼星,學徐霞客遊歷八方,目光矍鑠的焚鶴人。他說,西子灣是他最後的歸宿。《逍遙遊》跟隨余光中夫婦的遊屐,牽引出詩人的鄉愁、文學啟蒙、寫作風格與文壇交遊,鋪展出過去中西思潮交會的澎湃歲月。

鄭愁予《如霧起時》

是誰傳下這詩人的行業?黃昏裡掛起一盞燈。《如霧起時》以鄭愁予同名詩作為嚮導,從詩人煮酒焚葉星座聚首的燙熱年代,到愛荷華時期的衝激,以及耶魯任教時的靜定與博觀,引領觀眾暢遊詩人廣大的文學歷程。

王文興《尋找背海的人》

每一夜,王文興和他自己搏鬥,在斗室內,像挖掘壕溝那樣地起運著胸膛內的土。《尋找背海的人》以年輕小說家尋覓的蹤跡,精工地將情思翻譯為記號,再翻譯為文字,展現了一個珍重對待寫作、以緩慢換取深刻的文學身影。

楊牧《朝向一首詩的完成》

花蓮中學裡踟躕的少年,大度山下論辯學習的身影,在愛荷華選讀古英文的執著與好奇,並融會中西文化與知識進入寫作,終突破並將詩提升至更寬廣、深遠的境地。《朝向一首詩的完成》從楊牧的朗誦,展開對於龐大文學生命的追索。

劉以鬯《1918》

所有的記憶都是潮濕的。1918年生於上海的劉以鬯,是近代華人文壇歷程的見證人,劉以鬯筆下的小說世界,穿梭摩登上海、南洋風情,新加坡與香港新舊城市的魅力,游走虛構與真實之間,迴轉過去與現在的文學花樣年華。

洛夫《無岸之河》

1959年,洛夫在金門戰火硝煙中寫作《石室之死亡》;2000年,創作三千行長詩《漂木》,打開華人詩壇長詩的歷史新頁。將屆70年的創作生涯,洛夫一再突破既有格局,試煉意象的魔境,在詩的宇宙任情飛揚與沉潛。

瘂弦《如歌的行板》

溫柔之必要,肯定之必要,一點點酒和木樨花之必要⋯⋯,這首人人琅琅上口的詩行,出自瘂弦唯一的詩集,此後他投身編輯,不再公開發表詩作。《如歌的行板》以詩意的影像,訴說瘂弦對文壇的耕耘與情緣。

林文月《讀中文系的人》

家學淵源的作家林文月被譽為「臺大第一景」,是校園傳奇,更是散文與翻譯大家,歷時五年半翻譯鉅著《源氏物語》。作品豐富多元,形繪特殊的人情風貌,訴說深濃的回憶故事,進而開拓了色香味兼具的文學感受。

白先勇《奼紫嫣紅開遍》

《奼紫嫣紅開遍》借用《遊園驚夢》的意識流形式,敘說白先勇的際遇與文學歷程,他一人引領數代風潮,獨一無二的強韌膽識、細膩深情,筆下台北人的繁華蒼涼,春春鳥的愛慾與悲鳴,在小說中不斷迴盪交響。

西西《我城》

西西從50年代開始寫作,涵蓋詩、影評、劇本、小說、散文、百科全書式的圖文創新書寫,駕馭自如,始終保持自在的天真與洞見。 西西多樣的文體及敏銳的城市洞察,在《我城》的影像中眷戀且多義地展演。

也斯《東西》

《東西》啓動於2009年,也斯建議導演:「若你想認識我,就去認識我的朋友,在我朋友身上都可以看到我的影子」。也斯的創作涉獵不同的文化與媒材,好友遍及各地,他的詩、散文、小說和評論,如繁花盛開的狂夏,千姿百態。